earth37号

「凹凸世界多cp主瑞金」Gift

等茶子:


现代AU,傻白甜ooc,ooc,ooc,这次真的是为了糖而糖。一楼按照惯例艾特基友。又是她点的梗

打她


*情节老套文笔堪忧我准备去死了。

*私设较多,人物年龄会有调整。设定鬼狐嘉德罗斯格瑞同龄。




礼物

金,县城高中的学生,唯一的爱好是打游戏。被评为高中头号废柴。可是他的人生最近却不怎么太平。

起因是他收到了一份EMS加急特运,没有署名,只有一张古早的照片。照片里不知道是男是女的冒着鼻涕泡的小孩子即使在幼儿园毕业典礼上也是满身泥巴,乐得自在。

而照片的正背面也都没有名字。不过这么久过去连边角都没有卷曲,看起来也是被认真对待过了。

(这究竟是啥?)他启动自己被游戏消磨的只剩内存1GB的大脑默默回忆了一下,终于在肯定了不是自己后将手里的照片一揉,一个漂亮的投篮让它永眠在废纸篓里。

可这并不是一切的终点。接下来的几个星期,金仿佛处于一种玄幻状态。莫名的快递还在不断传来,只是重量在不断增加。一张照片,一罐维他命,一大箱苹果,一件连衣裙,一根口红,一个高级掌上游戏机,一罐粉底液,一对红宝石耳环,一双全球限量篮球鞋,······乃至于直到某一天,金居然发现那张永远让自己吃不饱的饭卡里出现了起码四位数的存款,可惜的是存款人不明。

价钱也在不断增加啊……看着自己的饭卡,他这才隐隐约约意识到不对劲。况且金也明白,看这裙子粉底液和口红,这些礼物也不是给自己的。

那究竟为什么到自己手里来?他看了看手里那台任天堂New 3ds xl咽了咽口水。

(不过这么久了,就是私扣下来……也不会有人知道吧。)抱着如此侥幸的心里,他暗搓搓的将这如小山般的礼物整齐的码放在宿舍里的空床板上。

物品很多,床板差点就折了。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刚想坐下休息,门“吱呀”的一响,他唯一的舍友紫堂幻推门而入。紫色头发的少年看着自己床铺对面的那些礼物先是一愣,然后转身给了金一个脑崩。

「你不会想把这些私藏了吧?拜托,你看见里面的Ysl和雅诗兰黛了吗?」

「那又怎么样啊!给我的就是我的了啊!」金可没听说过什么黛什么的,他现在脑子里只有任天堂。

哇塞,要是用那个来打游戏,岂不是爽爆了……金的眼睛里已经什么都不顾了。他只要游戏,游戏和游戏。其余的都算在无所谓那栏里。

「这明明是给女孩子的吧!漂亮的,可爱的,招人喜欢的那种。」紫堂看着他略显痴呆的表情不禁扶额无语。

「……可爱的?凯丽吗?」紫堂一句话将他拉回现实里。金隐约记得电视剧里有这种砸钱追女孩子的桥段,可是没想到居然出现在自己身边。

「可是凯丽又穿不下42码的篮球鞋!」(什么乱七八糟的。)紫堂幻在翻看了那双不知牌子的限量球鞋后在心中吐槽着。

「那谁穿42码?还要好看的,招人喜欢的。追求者还得有钱。」刚才自认为得到答案的金现在却又感到焦急。他突然有点后悔没有好好学习,不然现在也不会觉得脑子不够使全是浆糊了。



这根本不是学习而是智商问题吧。


「蒙特祖玛。她似乎很喜欢打篮球,而且好像在和雷德拍拖。」叹了一口气,紫堂幻在认命的翻遍了自己的通讯录之后,给出了一个确切的答案。

(不过雷德真的有这么多钱?)紫堂幻摘下眼镜,模模糊糊看着宿舍里小山一样的快递不禁捏了捏发痛的鼻梁。(还有不断增多的趋势……)优秀的家族血脉继承人现在也是一个头两个大。真是麻烦啊,这种破事也不啥时候是个头。

「啊!蒙特祖玛!」金突然从床铺上跃起,摆了一个“原来如此”的pose。

「嗯。」紫堂对他的大彻大悟倍感欣慰。

「她是谁来着……」正在紫堂自我满足之时,金不好意思的挠挠脑袋发问。

下一秒紫堂幻手中的眼镜就正中金的面门。

满分。


*************

我们在这场宿舍暴力事件后来说说别的事。

蒙特祖玛,贵族少女,目前和雷德不清不白中。身高一米八六,体重四舍五入有147斤。

金,傻白甜高中男生,散发着19年单身狗特有的的清香。身高四舍五入比蒙特祖玛的体重高一点。

「这,一个女孩子……」第二天无意中再提起这些礼物,紫堂幻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蒙特祖玛,他知道这位贵族少女喜欢打篮球,并且他按照直觉觉得这个女孩子的脚不小,可仔细思考起来反而觉得对方不一定爱吃维他命爱抹杨树林。

甚至一天吃一个苹果……紫堂幻在翻身下床清点了金那一大箱快递里的苹果数量后有一种吃了蜡的恶心感。

365个,一个不少。真不怕坏了。紫发的少年一阵恶寒。

「这简直是老头子才会有的生活方式。」金在一边打着不知名人士给的游戏机默默吐槽。

「反正不管怎么样,还是找那个姑娘确认一下比较好。」紫堂幻封好箱子,推了推眼镜,一把抢过金手里的游戏机扔进快递堆里,脸色一沉,让某个白痴瑟瑟发抖。

「走喽!」毫无气势的金尴尬的搓搓手屈服于幻的“淫威”之下。打开宿舍门向外走去。

不过他到现在也不知道蒙特祖玛到底是谁就是了。

*************

篮球场上,身为前锋的贵族少女冲锋陷阵,不过须臾就有了几个灌篮,热血的女生有时候真的比男孩子更带感。周围的欢呼声似乎从未停止。一位手持荧光棒的红发男子甚至浑身散发着粉红色的费洛蒙高声尖叫。

「看起来是她的可能性很大啊,」紫堂幻跳起来企图透过人群一睹这位豪杰的真正面容,结果却惨遭失败。「而且听说对自己比较严格,那么每天一个苹果吃维他命这种事也就可能了……」

「嗯……你说的都对。」金傻呆呆的回想着自己的游戏机,转头就迎来了紫堂一个暴击。

血流如注。

…………

在热闹的加油声里,比赛终于中场休息。蒙特祖玛在众人的热切注视下来到场边休息。

「哎哎哎,蒙特同学,你好,我是金,我有点事情想问问你。」

「嗯?」少女即便是坐着气势也丝毫不减,她抬起头耐心的听完猪头脸的金的叙述。被帽子遮住的脸庞看不清表情。可是小动物的直觉让金觉得这个女孩在生气。下意识的躲开,只见蒙特祖玛“腾”的起身,扒开人群向着外围的观众走去。

周围一片寂静。大家扭头向着一个方向报以永生的微笑。

紧接着刚才拿着荧光棒打call的男子就被一脚踹飞出去。

「看清楚了,这是40码。」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雷德便再次遭遇重创,终于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而大家再次自觉让出一条路让女英雄回到场中来。

「对不起。」收拾完了变态,蒙特祖玛落落大方的走到金二人跟前表示歉意,「应该是雷德做的。他就是个白痴。」冷感的少女一反常态的咬牙切齿。

「没事的……没事」金的脑袋上不禁直冒冷汗。「那,你就把那些玩意拿走吧。都在我们宿舍呢。」紫堂幻接茬儿想把那一大堆麻烦送出去。

「没问题,我这就去取回来。」少女冰冷的口气在她爆发后倒是缓和了不少。金甚至一时间觉得她还有点欢呼雀跃的感情隐藏在心里。

(谈恋爱的人真是搞不懂。)转头看着墙角不断抽搐的雷德两个人不禁内心os。

但还是要皆大欢喜,物品的送出者就是雷德。

可真有这么简单?

「渣渣,浪费我那么长时间。」正当所有人都准备收拾瓜子皮爆米花各找各妈之时,文章延长器嘉德罗斯不知道从哪里走了出来。他不耐烦的用手指挠了挠耳朵,沿着蒙特祖玛打开的“路”也走进球场来。

「喂,那个叫金的,跟我走,有人在等你。该死的,我就不该答应那家伙。」嘉德罗斯厌恶的皱着眉头,一脸不屑的打量着对面戴着帽子的少年。

「哈?!什么情况?」所有人的下巴一时间光荣脱臼,一时间微风吹过,万籁俱寂。

“唰”众人的眼光一齐扫向雷德。

但是某个尸体不断呻吟着表示自己虽然希望可是真的没有那么多钱。

金和嘉德罗斯随即消失在了球场外。



*************

金在坐上嘉德罗斯的汽车后很久还是一阵恍惚。整个学校没有几个人见过嘉德罗斯,但是这个男孩子在他们省城里是被视为天才一样的存在。他当年一转入高中就被保送进入本校大学部,又在大二那年顺利被美国一所大学录取从此人生一片大好。如此开了挂的生活是小废柴金所想象不了的,而众所周知能和他匹敌的,也就只有同为本校生的格瑞与鬼狐天冲。

(格瑞。)金看着周围一闪而过的风景,天蓝色的眼睛,却仿佛伤了风一样扑闪不停。

他是认识格瑞的,甚至可以说二人曾经熟悉得很。

格瑞是个孤儿,无父无母,住在孤儿院里,性格孤僻。只有住在附近的金愿意和他做朋友,他自认为自己和格瑞是发小,铁瓷。而格瑞比他大两岁,却因为总是跳级而大他不止两级。曾经在很小的时候两个人一同上下学,高出他一头的男孩子总是摆着一张冷脸不乐意和他手牵手,但是每次他摔倒或是被人欺负,这个人都会第一个站出来。

而自那时起金很喜欢格瑞,分不清的那种喜欢。甚至在格瑞不知道哪个生日的时候亲手画了一幅画给他,说要和他做家人。那次银发少年少有的脸红心跳却毫无表示,这么一件事无果而终。而这些年金也视格瑞为朋友,为发小,为对手,甚至为家人,却在心里也明白这个人是自己不论行走还是奔跑都无法追赶上的。可是金从没有服输过,他一直在努力,也一直在奔跑。

“和对方做家人”这种念头直到在金高一那年才彻底消失。刚升入高三的格瑞和转校生嘉德罗斯嘉德罗斯在学习上相互厮杀好不痛快,二人不断切磋却也因此格瑞出现在金面前的时间就变得越来越少,再到后来他突然从学校里消失,金甚至是从孤儿院院长那里了解到,格瑞和嘉德罗斯均被直升了本部的大学,甚至可能被直接保送到美国去念书,学建筑。

他这才感觉到什么叫做绝望。

本来以为是望其项背,到头来才发现是望尘莫及。


他怎样才能和对方做“家人”?金猜不出来。

但是下意识的,金对于格瑞的不辞而别还是说不出的生气,于是他把自己封闭起来,整日沉迷在游戏里来消磨时间,甚至摆出一副无知的模样欺骗众人,连和他一起住了三年宿舍的紫堂幻都不曾知道金这种无脑的样子是装出来的。可是感情这种事怎么能被轻易的消磨掉,他的等级越是高,生活中越是糊里糊涂,也就越思念最初和格瑞相安无事那几年。


他眨了眨眼,不让眼泪落下来。

「喂,你这个家伙在想什么?」一路无话,嘉德罗斯用余光注意了对方很久,发现这个男孩子的脸上似乎有一种和他气质不同的,很淡的哀伤。嘉德罗斯从来没在身边的哪个人身上看到过这种感情,不管是他的导师丹尼尔,死对头格瑞,亦或是蒙特祖玛和雷德。他们都是强者,他们也都缺少这种表情。

「没有啊,哇,你车好好哎。」橘黄色头发的少年脸上的表情转瞬即逝,嘉德罗斯甚至觉得有些可惜。

「没什么好的。喂,你该下车了。」一个急刹车,嘉德罗斯将他的车停在一片绿地附近,打开车门,视野可见的是一片葱绿。

「啊?这就下车了」金有点不可思议。

「少废话,按着路标走就是了。这个给你!你记住,这是最后一个礼物。」嘉德罗斯一把将金推出车门,又扔下了一把钥匙,最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脚油门下去开远了。金一脸懵逼无话可说。

「重要的人……老姐?」恢复的迅速。他歪歪头,再次动用自己1GB储存的大脑进行思考。



当然并没有什么卵用




转过身来就是一条小路,曲曲折折不知道通向哪个方向。路上倒是贴着一个个橙色的箭头,向着远方歪歪扭扭的延伸过去。

远方落日正圆,晚风吹拂着少年的衣角,空气里漂浮着好闻的青草香。

金还是决定去看一看。


*************



这个地方似乎被荒弃了很久,根本没有人。金沿着小路七拐八拐,终于来到一个小房子面前。房子很新,但是外墙的装饰奇怪,花朵的窗子,和周围不搭的金色墙壁。金却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

奇异的眼熟感。

“请打开这里。”低头而视,门把手上有一个小小的挂牌,用好看的字体写着一行字。“吱呀”金摸了摸手里的钥匙,将房门打开。

房间很整洁却并没有人。周围的摆放也很异乎寻常。歪七扭八的壁画,三条腿的桌子,上面似乎还有一封信。嗯?信?

「给金」他走上前来,干净的封面上简约的只写了两个字。金拆开看,信里面有一张泛黄的手稿,明显的是出自于孩子的笔触和右下角自己的名字。他迅速打开了下面的信继续读下去,心脏却加起速来跳个不停。

「金,好久不见。我是格瑞。」

「两年过去,你还好吗?有没有长高,有没有变聪明?我猜一定没有,并且你肯定和过去一样笨吧。毕竟送了那么多礼物也猜不到是我做的,你算是无可救药吗?」

「不过算了,这些都是无所谓的事情。看到这个房子了吗,不要吃惊,我在大学里面主修的是建筑,就是为了建这个给你。」

「不过我想你也一定不记得了。」

「这幅画是我八岁生日那年你送给我的,当时你跟我说‘要和格瑞做家人然后一起住在这个大房子里。’我猜那时候你一定是开玩笑的,不过我真的当真了哦。我甚至那时候就开始认真学习,从孤儿院的图书室里找关于“大房子”的图书来看,就是想要实现这个梦想。」

「和金住在亲手设计的“大房子里”。」

「有一点可笑。学校培养我是为了为国家做贡献,我却有这样幼稚而奇怪的想法。可是金,自从你出现在我面前,我似乎就开始变得奇怪起来。原本我以为我的人生早就规划好了:上学,辍学,打架,蹲监狱。我曾经认为,孤儿院是不会有春天的。」

「可是后来你搬来了附近,总是缠着我说长而短,我才知道,吃午饭原来可以那样有趣,体育课原来可以那样有趣,甚至无聊的语文课上画画也是件有意思的事。」

「原来上学也能有所期盼。我的眼睛里那时候才看见了春天。」

「这些,都是因为你。」

「我知道这么多年来,你可能视我为对手,发小,敌人。可是你在我心里,永远都只有“家人”这一个角色啊。但是就这样贪心的我依然有所不满,隐晦的说法或许你看不懂,那么我直白一些:」

「金,我想和你做爱人,只做彼此唯一的,家人。」

「我一直一直,都暗恋着你。学习是为了你,打架是为了你,提前升入大学是为了你,我真的好想和你在一起。」

「很抱歉,金。我其实是个很软弱的人,这些话我没有勇气当面告诉你。如果你现在想要见我,我就在房子左手边的花园里等着你。如果你不愿意,那么就沿着原路返回,嘉德罗斯会送你回去。」

「而这是我目前所能给予给你的,除了任天堂之外最贵重的礼物。」

「请原谅我这两年的不辞而别,金。很遗憾没能在你身边保护你。」

「格瑞留。」

…………

憋了那么久的眼泪终于大颗大颗的滚落下来,打在信纸上晕染了点点墨痕。

金狂奔而出向着花园而去。

天色已晚,花园里的路灯打开着,发出橙黄色的光芒。格瑞低着头站在这里,有些心灰意冷。

这么晚了,大概不回来了吧。他默默捏紧了手里的一大把向日葵。

「格瑞!」
「金?!」图三听见了许久不曾听过的熟悉声音,格瑞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转过身来,和过去并无诧异的男孩子向自己急冲而来。蓝色的眼眸犹如被雨水洗刷过的天空一般,他在那里读到了期待已久的答案。

紧接着嘴唇上传来了柔软的触感。他手中的向日葵应声落地。金黄色的花瓣洋洋洒洒的飘落在地上。

路灯下亲吻的影子被拉的很长很长。这似乎真是个很棒的礼物。

两个人如是想。



*************
后记:

故事到这里就应该结束了。两个人都这样在一起了。

可是还没完,你不记得那根YSL和雅诗兰黛了吗?你不记得那条小裙子和红宝石耳环了吗?

提前说明格瑞没有女装癖,金也一样。

转一下镜头吧。

学生会长办公室里,鬼狐天冲少有的一身正装坐在皮质沙发上,模样有些拘谨。而他曾经的助手现任学生会长莱娜坐在老板椅上正准备着下个月的校园祭。

两个人都没说话。鬼狐不禁咳嗽了两下,拉了拉自己的领带以示尴尬。

「鬼狐大人是热了吗?」体贴的少女却会错了意,起身要把空调打开。

「不用了莱娜,我不是很热。」他无奈的舔舔唇角,一时间竟不知道如何开口。

「哦,这样啊。」少女继续手里的工作。

「啊,莱娜今年也19岁了吧。怎么样,有男孩子追吗?」鬼狐换了个坐姿和话题,甩了甩身后毛茸茸的大尾巴。

「没有。劳烦大人费心了。」她还是连头也没抬。

「嗯……其实送礼物也算是追求你哦,好好想想,真的没有吗?」银色头发的男子声音此时已经有些发抖,他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面对一切。

「送礼物?」莱娜这次放下手里的文件仔细思考起来,细长的眉毛拧在一起。

“咚咚咚。”鬼狐天冲的心跳直逼120每分钟。

「没有。」少女再次把头低下去。

“砰。”然后在女孩子一句话之下跌入谷底。

「怎么会没有呢?我寄的苹果,口红,耳环和雅诗兰黛你没收到吗?!!!等等,你的宿舍是哪一间?」突然意识到有些不对,鬼狐“腾”的站起来询问着莱娜。

「什么?……我住在A栋305。」莱娜觉得自己的脑子有点不够转。有点当机。

「不是B栋305……」

「那是男生宿舍,好像有一个游戏狂叫金的住在那里。」

「金?……格瑞!!!!」银色头发的男人觉得自己尾巴上的毛都炸起来了,在听见金这个名字后每次填写收货地址都在B栋的鬼狐天冲连一句mmp都讲不出来。

他现在有点想手撕那个提“追女孩就要和对方分享童年记忆还要送礼物”的无良导师。

没错就是丹尼尔。

「啊啊啊啊!!」鬼狐天冲尖叫着夺门而出。


与此同时。B栋305。

「这是什么?」替金收拾宿舍的格瑞在倒垃圾时从垃圾篓里掉出了一个纸球,看起来好像是照片用的底片。

他不禁展开一看。

一张古早的照片。照片里不知道是男是女的冒着鼻涕泡的小孩子即使在幼儿园毕业典礼上也是满身泥巴,乐得自在。

与众不同的是幼童脑袋上有着两只大大的耳朵,身后蓬松的大尾巴也乖乖的盘在腰上。

说实在,还挺萌的。

「噗!」格瑞少有的爆发出笑声。紧接着,远处一阵「啊啊啊啊!!!!!」的尖叫响彻校园。

算你倒霉咯,鬼狐君。




*************
后记的后记

「嘉德罗斯。」格瑞第一次在课堂外叫住了这位死对头。

「嗯?格瑞?!」嘉德罗斯此时正打算收拾课本回宿舍,冷不丁的被人叫住,有点反应不过来。

「……我有事情想问你,不是关于学习的。」

「哦?说来听听吧。本大爷今天刚好有时间。」

「……嗯,你有追求过谁吗?我是说,能不能给点建议。」格瑞一手摸着下巴,揣度了很久才想出这么一句。

「?!稀奇啊,格瑞也有想追谁?」金黄色头发的少年震惊的瞪大了双眼。

「我……」

「不过可惜,我可没有这样的经验,但是……」嘉德罗斯下意识的回想了一下周围的情侣,怎么想也只有蒙特祖玛和雷德。下一秒他就打了个寒战,还是决定提供一个靠谱的建议。

「不过?」

「你可以去问问丹尼尔老师,不管怎么样,他毕竟是成年人吧!」(虽然有时候不太靠谱就是了。)嘉德罗斯暗搓搓的腹诽着。

周围就这么一个成年人啊……格瑞突然有点脱力,他抬头看着天花板,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不过还有一件事拜托你嘉德罗斯。你有驾照是吧,是这样的……」

…………

格瑞到达丹尼尔办公室的时候,鬼狐天冲正一脸曙光的从里面出来。



面色潮红一看就是刚刚干了什么不♂正♂当♂的事


“叩叩。”不想去管无聊的事情,格瑞敲响了导师的办公室大门。

「请进~」身材高大的教师此时正在清洁身边的小机器人,看起来倒是充满了亲和力。

「老师,我有个问题……」

…………

「这样啊。格瑞,我虽然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可是我可以告诉你,想要追求别人,真心是最重要的。」

「真心?您别开玩笑了,除了真心我真的称得上什么都没有了。」

「那你会把它表示出来吗?」丹尼尔对格瑞的态度倒不是很在意,他笑着看着自己的得意弟子,反而有点看笑话的意味。

「这……」格瑞回想了一下他和金的日常:
八岁:金送给自己一幅画要求和他做家人,自己除了脸红毫无表示。
十岁:金缠着自己独自出门旅行,被无情拒绝。
十三岁:金升上初一想和自己一起去游乐园被拒绝。
十六岁:金升入高一……自己跳级上了大学。

格瑞突然明白了为什么自己的心意金从来都感受不到,看起来这似乎并不是对方智商低的原因。

「明白了?」丹尼尔表面毫无波澜,但是心里却笑的不行。

「格瑞,我能考诉你的是,惊喜有时候可是感情的催化剂哦。」

「送点礼物给那个人吧,挑他喜欢的。」

「是,谢谢老师。」格瑞猛然用左手用力锤了右手的掌心以示明白。

当晚:

「格瑞,这个任天堂的……」

「哦,送给我喜欢的人的。」

扔下这个爆炸性新闻,格瑞在送货单上填上了收货地址:县城高中B栋305。

舍友一对这个平时家境清寒的男孩子不禁有了新的看法。

另一边:
「鬼狐……你这是要搬家吗?」舍友二看着鬼狐天冲正在打包的巨型包裹目瞪狗呆。

「苹果,维生素,口红,粉底液……」碎碎念的某只狐狸耳朵的灵敏度下降为0。

然后他非常满意的填上了收货地址:县城高中B栋305。

…………

金,县城高中的学生,唯一的爱好是打游戏。被评为高中头号废柴。可是他的人生最近却不怎么太平。


起因是,他收到了很多礼物……


写在后边的话:


嗯这个就是为了糖而糖,贴一下自己另一篇暗黑的瑞金,骨瘦嶙峋:(为自己打广告_(:3」∠)_)

http://dengchazi.lofter.com/post/1ef003f8_105e37ce


删删改改一星期,修改了秋的戏份,增加了后记,算上标点才1w5但这真是我最难驾驭的一篇了_(:3」∠)_我还是适合扔个两三千就跑啊。。。


梗在这里,没有全部写上。
一张旧照片
时间沉淀下的温和
猜猜我是谁
路灯下亲吻的影子


tag过多(因为不知道雷德鬼狐这两个cp的正确称呼是什么,占tag抱歉。)蟹蟹你们看到这里,鞠躬。

一张旧照片;时间沉淀下的温和;"猜猜我是谁";路灯下亲吻的影子;原地等待!!!【比哈特】大佬你是我姐姐,求粮!!! @等茶子

等茶子:

可以再点梗,要求两个丹尼尔成交。

奸商

你给我滚回去重新看,文尾我更新了提示。
直接艾特不私信了,简单粗暴。@earth37号 

@等茶子 给你看一下

末世情怀:

和社会倩的约章!
为瑞金打call!!!
(感谢 @南瓜饼好吃么 太太的授权!)